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超市的货架上忽然刮起了一阵联名跨界风。于是,卖饮品发家的忽然卖起了蜜桃味的沐浴露,卖注心饼干闻名的忽然给自己灌了个酒心,还有红花油沙士、蓝黑英雄墨水鸡尾酒,一次又一次挣脱出想象力的边界,简直让人越来越看不明白。然而那句歌词怎么唱的来着:“不是我不明白,这世界变化快。”

大白兔出了雪糕,钟薛高里灌了酒。

更令人震惊的是,南北方的甜党和咸党们,竟然也开始搁置争执,求同存异地研究起了雪糕的新口味来。

土得掉渣

在“东北大板”火过了好几个夏天之后,浓郁的关东风情再一次强势来袭,不容分说地占据了商店门前红绿色的冰箱。

朴素的包装、简单的配色、直截了当的名字,诚恳得好似晒得通红的黝黑脸庞上,正努力笑着露出的雪白大门牙。

土拉吧唧外包装

当然口头宣传也是永远不会输的,包装袋上的一句“全中国第二好吃的雪糕”,雪糕上的一句“良心产品”,让它们即使避开了广告法的宣传禁区,也依然还是最能打的孤独求败。

三明治冰淇淋

再看看口味,“草原奶”、“森林浆果”,看似轻描淡写地随便一提,却在不经意间透露出了原材料的出身,让你对味道又多添了几分想象。

至于“铁锅炖”,其实就是甜筒雪糕的“变形”。

铁锅炖外包装

普通的奶油雪糕撒上一层奥利奥饼干碎,放进蛋筒做成的“锅”里,再用坚果和海苔点缀一下颜色,就成了。当然最销魂的是一上来就三口并作两口把锅盖咬了,感觉雪糕既是零食,也成了玩具。

铁锅炖

甜得浮夸

浓稠的果酱夹心、香甜的香草牛奶、浓郁的牛奶巧克力脆皮、甜蜜的太妃和咖啡风味浓缩糖浆、冻干的酸甜浆果,还有珍珠奶茶里的“珍珠”把这些配料加在雪糕里,是不是想想就很诱人?但是如果以上多种配料同时出现在同一根雪糕里,却未必会有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。

总之是一口甜蜜、两口甜腻,三五口吃完以后,就立马觉得自己甜得几近中风,渴得仿佛来到了“上甘岭”。

640.gif

我把你灌醉

酒心巧克力都吃过,可酒心雪糕你尝了吗?

由于酒精的凝固点比水和牛奶都低,于是这种狂想从假设走进了现实。甭管是德国的黑啤还是本土的白酒,都被不容分说地“灌”了进去。

德式黑啤雪糕

翻翻雪糕包装袋背后的配料表,真的有酒,只是添加量并不高。所以,这注定又是一次形式大于实质的大胆尝试,雪糕里的酒味并不浓,需要想象力来自行“合成”。

“食用超过两百支会导致酒驾。”包装袋上的一行小字写到。

白酒雪糕

看懂学不会

葱油饼、孜然粒、大鱿鱼、海苔酱、咸蛋黄、猪肉松、臭豆腐、棉花糖、杨枝甘露,以及某款仍然待在冰柜角落里、等待被发现的奇怪风味。

640 (1).gif

各种奇奇怪怪口味的雪糕

它们竟然真的都是雪糕吗?跟它们一比,焦糖海盐味都显得见怪不怪了……奇怪的画风横扫了今夏的冰柜,愣是把好好的一场画风甜美的 ice cream 言情剧,演绎成了一幕 i scream 的惊悚片,这哪是吃雪糕啊,简直吃得就是心跳。

葱锋饼雪糕

至于风味嘛,还是不剧透了。别问,问就是以身试奇,为自己的好奇心买单。